Skip to content

茄子净水appios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清华山上,不论是法相金身,还是其他人,此刻都有些沉默。

珺珺损毁本源,事情已经传扬了很久,并且玄霆道君等人都基本可以确定此事是真的。

现如今看来,这其中,或是有些众人难以知悉的变化。

“对她做了什么!”

狐媚子的声音有些颤抖,但不是惧怕,而是被气得,她目光死死盯着苏寒。

此刻仿佛摄魂铃都不重要了,她此生最恨的一尊大敌,竟然在自己眼前如此逃走。

还是她亲手放走的!这简直是奇耻大辱,奇耻大辱啊!

要不是怒极,法相金身如何会让声音都变得颤抖!

“都说了,生死有命。

显然丫头寿元未尽,另有奇遇啊。”

苏寒笑道。

长发气质女神对窗浅笑唯美图片

顿了顿:“不如现在追上去?或许还追的到?”

“把摄魂铃交出来。”

狐媚子深深吸了口气,语气阴沉。

她已决定清楚。

拿到摄魂铃,便把苏寒抽筋剥皮,然后便去追杀珺珺。

这口恶气,无论如何都不会如此咽下!

就在这时,药死人谷的谷主却缓缓开口:

“苏寒,青雾真人他们,真的是死在手中吗?”

“是不是杀了南无岳!”

一名身着青袍的中年人淡淡的道。

“秦龙虎,被所杀?”

玄霆道君看着苏寒。

夜澜等人面色古怪,这一刻他们才能切身体会,苏寒在青州树立的敌人有多么恐怖。

只是眨眼间,就有三尊法相金身朝苏寒问责了。

“谷主,霍东长老乃是执法殿长老,他所言断然不会有假。

更何况此地还有这么多人证!还请谷主立即出手,镇杀此子!”

银花王催促道。

“师弟,看来想杀他也不容易啊。”

村姑似笑非笑的道。

舜龙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随后却轻笑一声:“师姐如果不能亲手杀他,任务也算是失败了吧?”

村姑笑了笑:“只要他死,不管死在谁手中,任务都不算失败。

这便是我九重楼的规矩,师弟难道不知?”

舜龙杀脸色铁青,不再言语。

苏寒这时却是朝狐媚子抱拳笑道:“前辈,那件东西不着急。

反正我人在这里,也逃不到哪里去,且让我先了却与这些人之间的恩怨。”

言罢,不等狐媚子开口,苏寒便笑吟吟的朝药死人谷等人道:

“诸位大佬,哦,不,诸位法相前辈。

他们刚刚告的状,我都听了,哪个人说了哪些话,我也深深记在了心里。”

不少人面色齐变,变得有些不自然。

这句话,难道是威胁?

被苏寒记在心中可不是好事啊!

苏寒话锋一转:“他们说的,全都是真的,绝无半点虚假,秦龙虎南无岳的确是死在我手中。

不过秘境争斗,死伤难免,难道诸位前辈要因此而出手报复不成?”

“死在手中,的确是技不如人。”

玄霆道君沉默几息后缓缓开口。

“道君……”

九色道尊脸色着急。

“走吧。”

玄霆道君哼了一声,随后大袖一挥,顷刻间便带着玄霆道宫的武者消失在了此地。

青龙学宫那位中年人见苏寒承认后,也没说什么,甚至都没多看苏寒一眼,也带人离去了。

“至于方鸿,青雾真人,还有慕容沣。”

苏寒看向药死人谷那位老者,“他们的确也是死在我手中。

不过方鸿是与我比斗之中,被我杀死的,青雾真人输不起,出手对付我,也被我打杀了。

那慕容沣……他行事太过小人,不知道是不是有其师必有其徒的关系。

我看他太过不顺眼,也几拳打杀了,这清理门户的人情,前辈且暂且记着便是,也不用马上就还。”

“竖子欺人太甚!”

青云峰主暴怒大吼。

对方杀了慕容沣,还倒打一耙,暗指他行事太过小人?

“青云峰主也在啊?我以为这等武尊,是没资格在场的。

上次一别,倒是许久不见了,我记得有人承诺,要面壁十年?

可这才一年不到,怎么就钻出来了呢?”

苏寒朝青云峰主笑道。

银花王脸色微微一变,不等青云峰主开口,直接厉声喝道:“苏……”

“老妖婆住口!听说话我犯恶心,还想杀我?

有这个资格吗?以为堂堂法相金身会被所蒙蔽?

说难听点,今日杀了我,明日苏家老祖就会去药死人谷走上一遭。

圣地法相的下场,当日可是忘记了?”

苏寒呵斥道。

银花王闭上了嘴巴。

她倒是忘记考虑北域苏家了。

“这家伙倒是牙尖嘴利。”

药死人谷那位老者突然笑道。

“老前辈,谷主,以法相金身的英明,应该不会被小人蒙蔽吧?”

苏寒笑道。

“可惜了。”

老者轻轻摇头。

银花王:“谷主……”

“收声吧,难不成下面的弟子死了,我要一个个去给他们报仇?

行走江湖,死伤是难免的,只要有说的过去的理由,不是被坑害,坑杀,埋伏,便无甚大碍。”

老者淡淡的道。

银花王和青云峰主两人的神色变得极其难看。

“师尊,我弟弟他……”

方妖孽突然开口。

“弟弟命中应有此劫。”

老者摇头道。

“这苏寒把青州江湖能得罪的强者,基本都得罪遍了啊。”

“于青州之中,也没他立足之地了……”

苏凌薇等人与苏文轩会和后,便怔怔的看着此幕,心中暗自想到。

“该把东西拿出来了。”

狐媚子淡淡的道。

“马上马上。”

苏寒笑了笑。

算了算时间,珺珺应该逃远了。

正当他准备用天帝塔试练资格离去的时候,一缕佛光从虚空之中升起。

只见一名僧人自佛光中涌现。

现场的法相金身面色齐齐一变,看向这僧人的眼神,均带上了一丝忌惮之色。

彼岸寺方丈!

青州江湖公认的第一法相金身!

“阿弥陀佛,听闻我彼岸寺的僧人在神药宗秘境里,都被施主所杀?”

彼岸寺方丈双手合十,道了一声佛号。

众人神色愈发古怪。

难怪没看到彼岸寺的僧人,原来比玄霆道宫他们还惨,全都死光了?

“此子逃不了了。”

银花王等人也不再急着开口。

有彼岸寺方丈出面,药死人谷的谷主都没办法阻止其镇压苏寒!

“是彼岸寺方丈?”

苏寒一脸好奇。

“正是。”

彼岸寺方丈微微点头。

“听闻方圣王朝那位刚刚凝练了法相金身的老祖,是儿子?”

苏寒又问道。

现场一片沉默。

方妖孽心中大怒,对方竟敢如此欺辱他?不仅杀了方鸿,现如今还污蔑他的老祖?

其余的法相金身却是面色微微一动,下意识的朝彼岸寺方丈望去。

只见他面色不变,一脸淡然的看着苏寒,顿了顿,他朝狐媚子道:

“女施主,等等此子可否交给贫僧?”

“彼岸寺方丈开口了,这点面子自然是要给的,只是要等我拿到我族的东西才可。”

狐媚子微微点头,目光看向苏寒:“若是再拖延时间,无须他们,我便出手打杀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