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麻豆传媒安卓

安然听了叶父叶母的话,不由黯然,想着这大概也是原身心有不甘的原因了,跟父母关系这样好,父母就盼着她能过上好日子,结果,还没多久,自己就出了车祸,过世了,这让原身能甘心?

希望自己这次的任务能顺利完成,不要让原身继续带着遗憾,等下一个任务者,也希望能让叶父叶母不会经历丧女之痛。

想到这儿,安然就想着,自己还要更努力才行,一定要找出暗中搞鬼的人!

同学聚会定在第二天中午,之所以定在中午,是因为最近夜晚对女性不友好,怕同学聚会时间太久,很晚了,女同学在回去的路上别出什么事,所以便定在中午,大家一起吃过饭之后,散场在白天,不容易出事。

这次来参加宋土豪同学聚会的人还不少,除了在大城市打拼,离A城太远,不方便回来的一些人,大多数人都来了。

不过安然对这场聚会没什么感觉,因为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,她不用在众人炫耀大比拼上给太多眼神,而应该多观察观察参会的这些人,有没有不对劲的。

虽然已经通过IT查过这些人的情况,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,但那到底只是通过网络做的调查,具体的,还是要亲自看一下真人有没有问题的。

逐一观察过所有人,安然发现,没什么不对劲的情况,这让安然不由皱眉,想着,难道最可疑的,是原身那些亲戚?

不过这次回来,时间紧张,她可没法一一拜访啊,这样一来,就没法看到各人的情况啊。

如果没法一一拜访,又必须看一下的话,也许她明天可以偷偷看看几人的情况,不过时间紧张,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所有人。

安然正在这边想着,就听身边有人问道:“安然,你刚才在看什么呢,把我们一个两个的盯的那么仔细?”

原来安然刚才盯着大家瞧的事,被一直注意着她的同学发现了,这个同学不是别人,算得上是原身高中时的好友。

齐刘海大眼少女纯白写真图片

因是好友,所以对安然自然就多了几分注意,这一注意,就发现安然在看人,还每个人都看的特别认真,这不免引起了她的好奇,所以这时便这样问了。

安然听人问,便找了借口,掩饰道:“我是想看看大家跟四年前可有什么不一样。”

这个理由倒也靠谱,当下原身的高中好友便没什么疑惑了,只道:“大家四年来的变化还真是很大。”

这也很正常,高中时,大家都刻苦读书,没怎么打扮,到了大学或者出了社会,无论男女,都开始注重穿衣打扮起来,一个两个的,都变得时髦多了,很多人甚至变得让人认不出来了,不知道是不是这四年间做了医美之类。

然后那个姓李的好友又跟安然低声道:“宋XX还真爱炫耀,净听他吹了。”

她说的宋XX,说的自然就是宋土豪了。

李好友说的倒也没错,宋土豪的确从大家来了后,就一直在吹他家拆迁的事,看到有新人来,就说一遍这个事,以至于从安然进来后,一直说到现在,谁让大家不是同时来的,他需要跟每个新人说这个事呢。

安然道:“这也不稀奇,他找我们聚会,不就是为了吹这个事吗?所以会一直在吹,也很正常。”

李好友无语地道:“他也不嫌丢脸。虽然五套房子不少,但咱们班上家境不错的人多的是呢,有的是比他家家产还多的,他一直吹一直吹,也不怕那些有钱的听不下去,打了他的脸,那就要好笑了。”

安然道:“除非情商不好,又或者跟他有仇,要不然不会有人这样搞,就为了打他脸。”

毕竟宋土豪吹嘘虽然让人不喜,但也没必要为了这样一件小事,不顾同学情谊,压他一头,让他当众丢脸。

李好友点头道:“你说的也是。”

正如安然所料的那样,现场没人打宋土豪的脸,当然了,主要也是因为,当初宋土豪在群中嘲讽的几个人,今天没来——这也很正常,知道宋土豪要炫耀,还来干什么。

很快聚会就结束了,大家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去了。

安然看时间还早,便决定偷偷过去看看几家亲戚,看可有不对劲的,省得明天下午要回去,时间紧张,明天上午一时看不完。

当然了,安然最先去的,自然是原身的爷爷奶奶和叔叔家,毕竟这两家最可疑。

原身的爷爷奶奶家在市郊,并不是城里人,原身一家是父母进了城,才来的城里,所以老家还在农村。

虽然是农村,但因为是在城郊,所以是有公交直达的。

安然乔装打扮了一番,便乘公交来到了原身的爷爷奶奶家。

老两口年纪已大,所以都在家里,没到处跑,安然很容易就看到他们在门口树荫里跟人唠嗑。

“……你儿子一个月给你多少钱?”叶奶奶问一个老邻居。

“给啥钱啊,我们不倒贴他们就算不错了,每次回来,还要从家里大包小包地拿东西。”老邻居怨声载道。“哪像你家两个儿子,都有出息,每个月还能给你们钱用。”

叶奶奶听了这话,安然看到,她明显感到自豪,当下便故作谦虚地笑道:“都一样,你家儿子也有出息,在大城市,那边房价高,他们要供房,没办法。”

看书福利公众..号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三言两语间,安然就听出来了,这个邻居老奶奶家的儿子应该是在一线或二线工作,买了房,手头没钱,不能孝顺父母,还要父母贴补,而原身的父母每个月会给叶爷爷叶奶奶一笔钱,至于原身的叔叔,安然倾向于,应该是没给,只是叶奶奶疼小儿子,不在外人面前说这话,只说两个儿子都给。

安然之所以觉得原身的叔叔没给老两口钱,是因为她之前调查时,有听他们的通讯记录,都是老两口问原身的叔叔家缺不缺钱用,要缺的话,他们给他点,都要老两口给他们贴钱用了,哪还有钱给老两口,所以叶奶奶这会儿一脸自豪地说儿子给他们钱用,其实是拿大儿子的钱,给小儿子贴金,事实上她小儿子,跟这个邻居家儿子一样,也是要他们贴钱的。